旧金山的澳洲桉树

发表于2019-07-04 分类:体育投注平台 浏览次数:142次

旧金山的澳洲桉树

旧金山洛威尔高中旁边有一座 “拉尔夫/尼可尔游乐园” (Rolph/Nicol Playground) 。它是用上世纪初担任过旧金山市长和加州州长的小詹姆斯·拉尔夫(James Rolph Jr. )的父母(James Rolph, Margaret Nicol) 姓氏命名。游乐园非常迷你,只有三英亩大,但因其园内有一大片体型高大、树皮鲜艳、树龄百年的彩虹桉树而深受居民们的喜爱。一年四季都有不少家长带上孩子到园内游玩。高高的桉树下、青青的草地上充满了欢笑声。

前几天旧金山天气骤热,一天午后我从公园旁的 “桉树街” 路过,一大排彩虹桉树在轻柔海风中摇曳着身姿,树下却非常凉爽。在公园东侧靠近 “圣斯蒂芬教堂” 的四五棵巨大桉树身上,我突然看到有几张告示。这是市政府娱乐与公园管理局为行将砍伐这几棵大树发出的通知。管理局担心身驱倾斜的大桉树会随时失衡倒地,危及行人和教堂。一想到这几棵参天大树很快会从公园中永远消失,我心中非常不舍,赶紧用手机为它们拍了许多照片。

旧金山的澳洲桉树

其实,笔者自幼就非常喜欢与桉树。少年时代我最喜欢的劳动兼运动就是放学后,和小伙伴一起三五成群带上用铁丝制成的铁钎,去公社机关后院的小桉树林或一公里外东风渠沿岸的大桉树林戳拾桉树叶。铁钎大约一米半长,直径五、六毫米,一头磨成尖锐状,另一头制成圆环把手。每年秋天,凉风习习,泛黄的桉树叶纷纷吹落地面。小伙伴们在桉树林中跑来跑去,直到人人戳满四、五条铁钎桉树叶才回家。桉树叶自帶油脂,燃烧时丝丝作响,会散发出一种令人愉快的清香味。在燃煤紧张的年代,桉树叶就成了家家户户煮饭烧水最好用的辅助燃料。

来到旧金山后,我发现周围环境中的桉树数量更多,品种也很不同。虽然戳拾桉树叶作燃料的时代早已过去,但对我来讲,有桉树的地方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事实上,旧金山任何一座濒临太平洋海岸线的公园,如金门公园、要塞国家公园、戴维逊山、斯梯尔树林公园、旧金山动物园以及梅塞德湖高尔夫球公园等,里面都有树龄在百年以上的高大桉树林,且各有特色。

举例来说,“斯梯尔树林公园”(Stern Grove) 位于旧金山十九大街和斯洛特街(Sloat Avenue) 相交处,素于 “日落区珠宝” 之称, 三十三英亩大的公园內有数千棵彩虹桉树,它们和数量较少的松柏从东向西共同筑成了一道高高的绿色防护带。




回到顶部